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导读 >

哪些书塑造了我们的美术史观?10位学者保举书单 : 司理人分享

作者:中共党史与当代中国史
来源:http://www.hcpccc.cn/wenzhangdaodu//
发布:2017-09-14 08:00
点击:
分享按钮
哪些书塑造了我们的美术史观?10位学者保举书单 : 司理人分享

哪些书塑造了我们的美术史观?10位学者推荐书单 Monica  2017-07-12


《塑造美术史的十六书》书影



每个时代都有影响很大的书


王春辰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一本好书开启一条道路


帅好  历史学者、批评家


已经记不得哪一年了,在旧书摊上花5角钱买了一本约翰·雷华德著的《印象派画史》(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年版)。封面破旧,印刷粗糙。之后,我没有直接进入关于印象派的理论研究,而是掉头进入巴黎历史、文化史和法国年鉴学派的理论学习。直到后来看到克莱夫·贝尔的《塞尚之后》和罗杰·弗莱的《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等,现代艺术史上重要的一条线才算是续上。


这3本书如今已经不再醒目。2012年,我运用法国年鉴学派的方法完成了《中国、爱尔兰画家反饥荒公共行为研究》。2013年,在研究艺术家李向明的抽象表现或者观念构成作品《从赵树理到蒙德里安》中,我对比使用了19世纪巴黎城市规划图和20世纪坦桑尼亚乌贾玛村规划图。借助历史跨界图像的对比,将年鉴方法创新于审美趋势与时代政权的关系之中。更为重要的是,借助李向明作品,我一口气梳理了从宋代到当代的中国美术与灾害关系的研究。上述研究,中外艺术研究中都没有人关注过。


上面3本著作与我当下的艺术研究有什么关系?


第一,花5角钱买的这本书,看后觉得不过瘾,就找来同时期巴黎的历史书来读,感觉写法太陈旧,这样又找到了年鉴学派。第二,我把年鉴学派引入中国美术与饥荒的专题研究。第三,相关阅读还沟通了我同期完成的政治哲学视野下的英、法、美三国革命的学习,政治哲学也随之介入到我的艺术研究中。第四,更为重要的是,当看了克莱夫·贝尔、罗杰·弗莱二人“认识论下的现代形式主义”,与历史研究的丰富性相比反差极大;这种刺激,开启了我的现象学、诠释学的艺术专题研究之门。可谓,一本好书开启了一条道路。




美术史是历史学的另一种形式



郑岩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西方美术史书籍,还是20年前在芝加哥大学做访问学者时读到的巫鸿先生的书。当时对我触动最大的,是他研究所使用的材料我都熟悉,但他是从另一个视角、从美术史学的背景重新看待这些材料,这就让我多了一个参照系统,我反过来想,我在国内学的考古学为什么不会提出他那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在这个系统里面,觉得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不需要解释为什么。但是,一旦有了参照系统,再反过来想原来的系统,就会有很多发现。


对我的学术历程有影响的,其实不光是美术史的著作。1996年,我在美国书摊上买了一本叫《王氏之死》的二手书,是耶鲁大学的史景迁教授写的。那时候这本书还没有中文译本。我读后触动很大,原来历史学还会有这样一种形状。这本书很重视叙事,写得像小说一样,但材料上又极为扎实。后来我和汪悦进教授合作写《庵上坊》的时候,或多或少受到这类书的影响。


美术史说到底是历史学的另一种形式,是根据图像、作品等物质的、视觉的材料来研究历史,而不是通过文字,说到底还是在史学范畴内。但作品分析是美术史的核心。10年前,我对艺术作品本身并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兴趣,现在慢慢转到对作品本体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有若干书籍对我有影响。如果要说一本的话,我觉得法国达尼埃尔·阿拉斯(Dainel Arasse)所著《我们什么也没看见》就很好。


这本书写得很灵动,更重要的是,他对作品内在视觉逻辑的分析和观察是很独到的。在中国传统的美术史研究中,譬如研究卷轴画时常说的“古意”“气韵”“格调”等,都是十分重要的概念,但常常被说得玄之又玄,只能意会而不可言传。作为学习者,你没有悟到,老师可能说是你修养不够、境界不够、没有慧根。这样的传授系统像是宗教,缺少分析作品的一套现代的方法论。


今天的美术史是一个现代学科,这意味着它是可以分享和传授的。像阿拉斯的研究,你能跟着他思路走,他能看见的你也能看见,你可以说他说得对还是不对,可以验证。什么叫科学,就是可以反复验证,如果再次的验证不能证实你的看法,那说明你的看法可能不成立。作为一个现代学科,不同的人用同样的材料、同样的分析方法、同样的逻辑,得出的结论应该是一样的。所以说,中国的美术史研究首先要发展成一个现代学科。



独航道上的那三座航标




徐旭  批评家


我在此前不久的一场网络论争中,自况为“县城老青年”,没错儿!我人生绝大多数时间困守于一个文化沙漠般的内地小城,于是,除了订阅杂志之外,所获取的西方美术史知识皆来自于如下几本书籍:


1.[法]赖那克著,李朴园译的《阿波罗艺术史》。1937年5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它的初版本,所以,这是一本在中国流传久远的西方艺术史名著。邓晓芒教授当年还在做搬运工时,就从湖南省博物馆借阅到这本书,并且还做了详细的读书笔记;由此可见此书影响力之一斑。进入21世纪以后,此书又先后有了上海书店出版社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的两个版本;由此可见此书今天为何仍有其强大的生命力。此书翻译于20世纪30年代,故其语言风格与我们所处时代有一定的隔膜,然而,语言的隔膜却无法掩盖其内容本身的光辉。《阿波罗艺术史》是赖那克1902年至1903年在卢浮宫学院讲演时的讲稿,它文笔简约、线索清晰、评述客观、见解独到;再加上作者又是一位集考古学家、人类学家、艺术史研究者于一身的大学者,因此,多学科的叙述方式便给读者带来了宽广的阅读视野。


2.[英]贡布里希著,范景中译的《艺术的故事》。自1999年以来,这本书就先后有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广西美术出版社等多个版本,由此可见,其读者面该有多广了。若加上它在西方的所有版本的话,那么贡布里希当年一心想献给少年读者的这本艺术入门书籍,估计是全球同类书籍中传播量最大的一本。颇有趣的是:时隔半个世纪,此书译者范景中与《阿波罗艺术史》译者李朴园一样,都担任过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馆长。阅读《艺术的故事》,除了感受到贡布里希那深入浅出的语言风格,对各种艺术现象之时代与因果脉络的清晰梳理,以及他对不朽名作精当的分析之外,更强烈的感受便是:作者对人类艺术谦卑的伟大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