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改革开放 >

抵牾论全文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中共党史与当代中国史
来源:http://www.hcpccc.cn/gaigekaifang//
发布:2017-09-10 00:00
点击:
分享按钮
抵牾论全文在线阅读:第五章

  五、抵牾诸方面的统一性和斗争性

  在分明白抵牾的广泛性和非凡性的题目之后,我们必需进而研究抵牾诸方面的统一性和斗争性的题目。

  统一性、同一性、同等性、相互渗出、相互意会、相互依靠(或依存)、相互联络或相互相助,这些差异的名词都是一个意思,说的是如下两种气象:第一、事物成长进程中的每一种抵牾的两个方面,各以和它对立着的方面为本身存在的条件,两边共处于一个同一体中;第二、抵牾着的两边,依据必然的前提,各向着其相反的方面转化。这些就是所谓统一性。

  列宁说:“辩证法是这样的一种学说:它研究对立奈何可以或许是统一的,又奈何成为统一的(奈何酿成统一的),――在奈何的前提之下它们相互转化,成为统一的,――为什么人的脑子不应当把这些对立看作死的、凝固的对象,而该当看作活跃的、有前提的、可变换的、相互转化的对象。”〔26〕

  列宁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统统进程中抵牾着的各方面,原来是相互排出、相互斗争、相互对立的。天下上统统事物的进程里和人们的头脑里,都包括着这样带抵牾性的方面,无一破例。纯真的进程只有一对粳盾,伟大的进程则有一对以上的抵牾。各对抵牾之间,又相互成为抵牾。这样地构成客观天下的统统事物和人们的头脑,并推使它们产生行为。

  云云说来,只是极差异一,极不同一,奈何又说是统一或同一呢?

  原本抵牾着的各方面,不能孤独地存在。若是没有和它作对的抵牾的一方,它本身这一方就失去了存在的前提。试想统统抵牾着的事物某人们心中抵牾着的观念,任何一方面可以或许独立地存在吗?没有生,死就不见;没有死,生也不见。没有上,无所谓下;没有下,也无所谓上。没有祸,无所谓福;没有福,也无所谓祸。没有顺遂,无所谓坚苦;没有坚苦,也无所谓顺遂。没有田主,就没有佃农;没有佃农,也就没有田主。没有资产阶层,就没有无产阶层;没有无产阶层,也就没有资产阶层。没有帝国主义的民族压制,就没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没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也就没有帝国主义的民族压制。统统对立的因素都是这样,因必然的前提,一面相互对立,一面又相互联络、相互意会、相互渗出、相互依靠,这种性子,叫做统一性。统统抵牾着的方面都因必然前提具备着差异一性,以是称为抵牾。然而又具备着统一性,以是相互联络。列宁所谓辩证法研究“对立奈何可以或许是统一的”,就是说的这种气象。奈何可以或许呢?由于互为存在的前提。这是统一性的第一种意义。

  然而单说了抵牾两边互为存在的前提,两边之间有统一性,因而可以或许共处于一个同一体中,这样就够了吗?还不足。工作不是抵牾两边相互依存就完了,更重要的,还在于抵牾着的事物的相互转化。这就是说,事物内部抵牾着的两方面,由于必然的前提而各向着和本身相反的方面转化了去,向着它的对立方面所处的职位转化了去。这就是抵牾的统一性的第二种意义。

  为什么这里也有统一性呢?你们看,被统治的无产阶层颠末革命转化为统治者,原本是统治者的资产阶层却转化为被统治者,转化到对方原本所占的职位。苏联已经是这样做了,全天下也将要这样做。试问其间没有在必然前提之下的接洽和统一性,怎样可以或许产生这样的变革呢?

  曾在中国近代汗青的必然阶段上起过某种起劲浸染的百姓党,由于它的固有的阶层性和帝国主义的引诱(这些就是前提),在一九二七年往后转化为反革命,又因为中日抵牾的厉害化和共产党的同一战线政策(这些就是前提),而被迫着同意抗日。抵牾着的对象这一个变到那一个,其间包括了必然的统一性。

  我们实施过的土地革命,已经是而且还将是这样的进程,拥有土地的田主阶层转化为失掉土地的阶层,而曾经是失掉土地的农夫却转化为取得土地的小私有者。有无、得失之间,因必然前提而相互联络,二者具有统一性。在社会主义前提之下,农夫的私有制又将转化为社会主义农业的公有制,苏联已经这样做了,全天下未来也会这样做。私产和公产之间有一条由此达彼的桥梁,哲学上名之曰统一性,或相互转化、相互渗出。

  固定无产阶层的专政某人民的专政,正是筹备着打消这种专政,走到没落任何国度制度的更高阶段去的前提。成立和成长共产党,正是筹备着没落共产党和统统政党制度的前提。成立共产党率领的革命军,,举办革命战争,正是筹备着永久没落战争的前提。这很多相反的对象,同时却是相成的对象。

  各人知道,战争与僻静是相互转化的。战争转化为僻静,譬喻第一次天下大战转化为战后的僻静,中国的内战此刻也遏制了,呈现了海内的僻静。僻静转化为战争,譬喻一九二七年的国共相助转化为战争,此刻的天下僻静排场也也许转化为第二次天下大战。为什么是这样?由于在阶层社会中战争与僻静这样抵牾着的事物,在必然前提下具备着统一性。

  统统抵牾着的对象,相互接洽着,不单在必然前提之下共处于一个同一体中,并且在必然前提之下相互转化,这就是抵牾的统一性的所故意义。列宁所谓“奈何成为统一的(奈何酿成统一的),――在奈何的前提之下它们相互转化,成为统一的”,就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人的脑子不应当把这些对立看作死的、凝固的对象,而该当看作活跃的、有前提的、可变换的、相互转化的对象”呢?由于客观事物原来是云云的。客观事物中抵牾着的诸方面的同一或统一性,原来不是死的、凝固的,而是活跃的、有前提的、可变换的、暂且的、相对的对象,统统抵牾都依必然前提向它们的后面转化着。这种环境,反应在人们的头脑里,就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只有此刻的和汗青上的反动的统治阶层以及为他们处事的形而上学,不是把对立的事物看成活跃的、有前提的、可变换的、相互转化的对象去看,而是看成死的、凝固的对象去看,而且把这种错误的观点处处宣传,疑惑人民群众,以达其继承统治的目标。共产党人的使命就在于揭破反动派和形而上学的错误头脑,宣传事物的原来的辩证法,促成事物的转化,到达革命的目标。

  所谓抵牾在必然前提下的统一性,就是说,我们所说的抵牾乃是实际的抵牾,详细的抵牾,而抵牾的相互转化也是实际的、详细的。神话中的很多变革,譬喻《山海经》中所说的“夸父追日”〔27〕,《淮南子》中所说的“羿射九日”〔28〕,《西游记》中所说的孙悟空七十二变〔29〕和《聊斋志异》〔30〕中的很多鬼狐变人的故事等等,这种神话中所说的抵牾的相互变革,乃是无数伟大的实际抵牾的相互变革对付人们所引起的一种稚子的、想象的、主观理想的变革,并不是详细的抵牾所示意出来的详细的变革。马克思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天然力,支配天然力,把天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跟着这些天然力之现实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散了。”〔31〕这种神话中的(尚有童话中的)变化多端的故事,固然由于它们想象出人们征服天然力等等,而可以或许吸引人们的喜好,而且最好的神话具有“永世的魅力”〔32〕(马克思),但神话并不是按照详细的抵牾之必然的前提而组成的,以是它们并不是实际之科学的反应。这就是说,神话或童话中抵牾组成的诸方面,并不是详细的统一性,只是理想的统一性。科学地反应实际变革的统一性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

  为什么鸡蛋可以或许转化为鸡子,而石头不可以或许转化为鸡子呢?为什么战争与僻静有统一性,而战争与石头却没有统一性呢?为什么人能生人不能生出其他的对象呢?没有此外,就是由于抵牾的统一性要在必然的须要的前提之下。缺乏必然的须要的前提,就没有任何的统一性。

  为什么俄国在一九一七年二月的资产阶层民主革命和同年十月的无产阶层社会主义革命直接地接洽着,而法国资产阶层革命没有直接地接洽于社会主义的革命,一八七一年的巴黎公社终于失败了呢?为什么蒙古和中亚细亚的游牧制度又直接地和社会主义接洽了呢?为什么中国的革命可以停止成本主义的前程,可以和社会主义直接接洽起来,不要再走西方国度的汗青老路,不要颠末一个资产阶层专政的时期呢?没有此外,都是因为其时的详细前提。必然的须要的前提具备了,事物成长的进程就产生必然的抵牾,并且这种或这些抵牾相互依存,又相互转化,不然,统统都不行能。

  统一性的题目云云。那末,什么是斗争性呢?统一性和斗争性的相关是奈何的呢?

  列宁说:“对立的同一(同等、统一、合一),是有前提的、一时的、暂存的、相对的。相互排出的对立的斗争则是绝对的,正如成长、行为是绝对的一样。”〔33〕

  列宁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统统进程都有头有尾,统统进程都转化为它们的对立物。统统进程的常住性是相对的,可是一种进程转化为他种进程的这种变换性则是绝对的。

  无论什么事物的行为都采纳两种状态,相对地静止的状态和明显地变换的状态。两种状态的行为都是由事物内部包括的两个抵牾着的身分相互斗争所引起的。当着事物的行为在第一种状态的时辰,它只稀有目的变革,没有性子的变革,以是显出恰似静止的面孔。当着事物的行为在第二种状态的时辰,它已由第一种状态中的数目的变革到达了某一个最高点,引起了同一物的解析,产生了性子的变革,以是显出明显地变革的面孔。我们在一般糊口中所望见的同一、连合、连系、协调、均势、相持、僵局、静止、有常、均衡、凝结、吸引等等,都是事物处在量变状态中所展现的面孔。而同一物的解析,连合、连系、协调、均势、相持、僵局、静止、有常、均衡、凝结、吸引等等状态的粉碎,变到相反的状态,便都是事物在质变状态中、在一种进程过渡到他种进程的变革中所展现的面孔。事物老是不绝地由第一种状态转化为第二种状态,而抵牾的斗争则存在于两种状态中,并颠末第二种状态而到达抵牾的办理。以是说,对立的同一是有前提的、暂且的、相对的,而对立的相互解除的斗争则是绝对的。

  前面我们曾经说,两个相反的对象中间有统一性,以是二者可以或许共处于一个同一体中,又可以或许相互转化,这是说的前提性,等于说在必然前提之下,抵牾的对象可以或许同一路来,又可以或许相互转化;无此必然前提,就不能成为抵牾,不能共居,也不能转化。因为必然的前提才组成了抵牾的统一性,以是说统一性是有前提的、相对的。这里我们又说,抵牾的斗争贯穿于进程的始终,并使一进程向着他进程转化,抵牾的斗争无所不在,以是说抵牾的斗争性是无前提的、绝对的。

  有前提的相对的统一性和无前提的绝对的斗争性相团结,组成了统统事物的抵牾行为。

  我们中国人常说:“相反相成。”〔34〕就是说相反的对象有统一性。这句话是辩证法的,是违背形而上学的。“相反”就是说两个抵牾方面的相互排出,或相互斗争。“相成”就是说在必然前提之下两个抵牾方面相互联络起来,得到了统一性。而斗争性即寓于统一性之中,没有斗争性就没有统一性。

  在统一性中存在着斗争性,在非凡性中存在着广泛性,在本性中存在着共性。拿列宁的话来说,叫做“在相对的对象内里有着绝对的对象”〔35〕。